老县城素描---娴静又淡雅,温暖又惬意,古老又

作者史红军

在很多人的眼里,老县城已经斑驳在历史的深处,剩下的唯有永恒的美好的记忆,那坑坑洼洼的石板铺成的街巷,烟熏火燎的木板搭建的铺面,低矮而整俨错落有致的房屋,斑驳而沧桑的古城墙……每一处都浸透出历史的气息,娴静又淡雅,温暖又惬意,古老又繁华。

阳光恹恹,碧水满江,春色匝匝,和妻子商量好了去老城寻访一些历史的过往。老城在初春的暖暖阳光下略显破败,灰蒙蒙的矮小砖房似乎是时空在这里被凝固,老城的一角在万能的光阴里被留下来。下到江边曲曲折折的巷子,窄得几乎只能一个人通过,还是那些苦楝树独傲在巷子角落里,诉说着峡江人的不屈而无言的傲骨。三峡水位有所下降,露出了造船厂的船坞平地,满地的破铁烂砖,造船的老板用坚固的铁丝网挡住来去的路,毫无科学管理、人性服务、围栏成景的一点意味。江边的小舟无半点诗意的在微波的摇曳下轻轻晃动,偶尔露出小舟里打鱼人沉默的身影,真的如《三峡好人》贾樟柯的评述那样:三峡地区是悲情的,那么少的资源,那么苦的生活,在如此绝望的地方,生命本身依然绽放灿烂的绚丽。远点的江面上,一艘在建的巨轮可能因江水涨得太快的缘故,半露半沉,锈迹斑斑。一些待维修的江轮一字排开,在叮叮当当的声响里打破了江边的沉闷,悠远、铿锵、执拗。

从古城中段穿过迷宫般的小路,爬上摇摇欲坠的铁梯,翻上了老县城还唯一存在的老公路,去如今的职教中心一睹卧龙岗的风采。守门的年轻人严格得有点出格,好不容易才进得去。昔日热闹非凡的老奉中如今荒凉得有点心疼:狭窄、破败、凄清。操场外围露出了长长的裂缝,以前步步高升的阶梯早已经不见踪迹,那个大门口的雕塑红漆斑斑,毫无象征意味了。卧龙岗入口变成了简陋的临时厕所,没有艺术感,更没有诗意处理过的痕迹,纪念诸葛先生一胜景的门面就这样被玷污得再无语言来表达。锈迹斑斑的铁锁没人管理,瞻仰膜拜圣地的决心就这样一点一点被蚕食了。

想在卧龙岗的后街去寻求点老城蛛丝马迹的影子。这里给人唯一感动的是阶梯特别干净,比起文化圣地的学校做得好得多。那些租赁房子的善良人特别勤劳,把自家房子周围扫得一尘不染,红红的对联贴得一丝不苟,屋顶摆上几盆艳丽多姿的盆景,增加了老城曾今的诗城风味,实在不易。

老城后的主干道热闹非凡,但细看只是过客熙来攘往的,各项生意还是特别清冷,穿梭的车流在这里偶尔停停,买点码头上少见的便宜的商品,然后绝尘而去。

夜幕降临时分,从宝塔坪那边看过来,江船在宽阔的湖面上灯火灿烂,一江的水分外的绚丽起来,老城星星点点的灯光也掩盖了破败的影子,恍若天堂。但愿老县城在金汤工程的打造下能早日重现那些从前的细微的精致。

地址: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
渝ICP备10010320号
地址:重庆市奉节县永安街道朝阳街88号